我观诸君多有病,诸君观我应如是。
一个堆放各种情绪,日常,莫名其妙的

工作时看到了走廊中间挂着的电子时钟。巨大的,红色的发着光的数字,大约是为了方便记录时间而挂在那里的,每一层每一节走廊都有一个。

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难受起来了,仿佛如鲠在喉,说不出,也无人可说。

走廊上时钟上的数字,最后会变成一行行的记录,我的客人们,可能会得到安息,也有可能不会。有的时候也会去猜他们曾经有过怎样的人生,但是永远也不会有答案。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莫缱绻(ˉ﹃ˉ)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