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观诸君多有病,诸君观我应如是。
一个堆放各种情绪,日常,莫名其妙的

在从前,我从没想过每天会有那么多的人,以那么多可能的方式死亡。死亡似乎是一件很容易就发生的事情。

时间长了,也会觉得迷茫,我是不是对于这件事变得麻木起来了?也会开始怀疑我所选的路,所抱持的想法真的有意义吗?真的有人会因此得到安慰吗?

我有时候也会为客人的遭遇感到难过,不平,甚至是愤怒,但是我什么也不能说,我所能做的只有沉默地为他们送行,于是,我又觉得我的这些情绪,我现在写的这些,那不就是做作的伪善吗?



评论

© 莫缱绻(ˉ﹃ˉ)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