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观诸君多有病,诸君观我应如是。
一个堆放各种情绪,日常,莫名其妙的

不知道为什么,梦见了很久之前的某一天。因为放假去了祖父家,忘记是发生了什么,在半夜里起了床,洗了个冷水澡,把家里能找到的药全都吃了下去,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天亮。叔叔家的弟弟夜里起来上厕所看到了一地的各种药瓶子,叫了人。之后就是一片混乱。最后,我再也没在祖父家住过。

评论

© 莫缱绻(ˉ﹃ˉ)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