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观诸君多有病,诸君观我应如是。
一个堆放各种情绪,日常,莫名其妙的

关于青江的梦的记录

第一个梦

之前有一段时间不知道为什么连着做一个超长的噩梦,整个人的状态都要崩溃了,直到有一天晚上,我梦见了青江。

梦里我在本丸的房间被噩梦惊醒,于是打算出去吹吹风。拉开门就看见青江坐在外面的走廊边上喝酒。看到我,他问我怎么了?要不要一起喝一杯?我在他边上坐下,喝了一杯酒,告诉他,我做了噩梦,睡不着。青江问我要不要试试看膝枕?“据说,有我在幽灵就不会来哦❤~”

我枕在青江膝上犯困,他喝着酒,周围是浓浓的雾气,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,青江拿起了放在一边的本体,将浓雾里的什么斩去了。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我都没有再做过噩梦。


第二个梦

梦里我和次郎坐在本丸的屋顶上喝酒,我大约是有点醉了,看见青江从远处往这边走过来,就企图把手边的一壶酒丢给他,想叫他一起来喝酒。酒壶飞过去的时候,青江大约是听到了风声,下意识的拔出本体把酒壶斩碎了。酒水溅了他一身,我以为他会生气,但是他却看着我笑了,“哦呀~是想让我染上你的颜色吗?”


第三个梦

是之前某次大典太限锻活动时候的事情。

大概是早上快起床的时间了吧,我先是梦见鹤球来喊我起床“大典太来啦,快起床!”我迷迷糊糊的回答“姥爷,让我再睡五分钟!”就睡过去了然。后又过一会儿,今剑也来喊我起床,“主公大人,快醒醒,大典太来啦~”我回答他说,“今剑乖,别闹,让我再睡一会儿。”然后又睡着了。

之后不知道过了多久,青江开门进来我房间,坐在我床边说“大典太来啦,你还要睡到什么时候?快起来吧。”然后我就醒了。起床了边收拾边锻刀,真的一发出了大典太。


第四个梦


梦里我大概是博物馆里的某件物品的灵体这样的设定。

青江拉着我在逃跑。跑着跑着,我的脚崴了,立扑。青江就拿的白装束把我裹了起来,像扛麻袋那样扛起来就跑。和我一个展室的室友在后面大喊“你给我站住!你要把展品带到哪里去!这是博物馆的财产!就算你不是人这也是盗窃!!!”



目前大概就这么多了。。。。。

评论
热度 ( 2 )

© 莫缱绻(ˉ﹃ˉ)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