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观诸君多有病,诸君观我应如是。
一个堆放各种情绪,日常,莫名其妙的

梦中梦(一)

大概是听了鹤丸的故事以后做的梦里的故事?不过梦境又不完全和鹤丸的遭遇一样。算是之前困扰了我很久的一个梦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漫长而又无声的黑暗里,她沉浸在没能保护了主人的愧悔之中,想着,那个时候自己要是没有折断就好了,说不定主人就不会死去,这样的思绪,使她感到痛苦不堪。但是偶尔,她又会安慰自己,至少我可以一直陪着主人。这细如蛛丝一般的安慰,使得她在愧疚的地狱里得到了一时的平静。
无声的黑暗里,时光是那么的漫长,即使思绪拉扯,她也难以抵挡睡意逐渐侵蚀。她睡着了,做起了梦。她梦见了过去主人带着她走过的山川河流,梦见了在无人的夜里主人对她唱过的歌,梦见了满是烽烟尸骨的战场,梦见那个拿着陌刀将她斩断、将主人杀死的男人;甚至她还梦见了从未发生的事,梦里主人脱下战甲穿上了嫁衣,走进江南的烟雨里。
在睡梦中不知过了多久,有火光和嘈杂的人声打破了寂静的黑暗,一只肮脏的男人的手企图将她从主人的怀里扯离。她惊醒过来,才发现主人已经化作白骨,与她纠缠在一起。那双沾着泥土的手扯着她,将她从主人的怀里拽了出来,而主人的骨骸落在地上,被围上来想要看清她的人们踩碎了。她感到愤怒和痛苦,但是她什么也做不了。她无法从那被盗墓者拿着的,断成两截的废铁中脱身出来,维护自己与主人的安眠。

评论

© 莫缱绻(ˉ﹃ˉ) | Powered by LOFTER